(2 / 2)

加入书签

丁晚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可他根本不怀疑她有这个能力。

从小接受过特别训练的人,无论是想死还是想活都有一百种办法。

如果真的把她给惹急了,丁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胸口一阵堵塞,欧爵强迫自己冷静,他不敢去拿她的安全冒险,到最后还是慢慢的松开了手。

“好,你先别乱来……丁欢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你不要再和我提她了,如果不是你提出这个要求,欢欢也不会做这种傻事,欧爵,我们家已经还了你一条命,是时候该一刀两断了。”

丁晚深深的吸了口气,一字一句说的格外认真:“从今以后我不欠你什么,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晚晚,你想做什么?”

欧爵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却已经来不及了。

丁晚突然毫无预兆地朝着左边的方向冲了过去,借着那微弱的天色,欧爵勉强辨认出左方的废墟里有一根斜刺出来的钢筋。

丁晚……竟然是想自杀,

“快拦住她。”

欧爵一声厉呵,周明立刻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拦住丁晚,可这个时候的丁晚似乎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力气竟然大得惊人,三两下便挣脱开周明的钳制,然后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欧爵终于赶到,一个手举刀落对准了丁晚的脖颈就劈了下去。

丁晚只觉得脖子一痛,整个人变软了下去。

欧爵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头也不抬的对周明吩咐:“开车,立刻去医院。”

丁晚身上本来就有伤,在大雨里这么一折腾伤口只怕早就已经裂开了,只有立刻把他送去医院,欧爵才能够放得下心。

半个小时之后,已经简单地清洗过后的欧爵来到了单人病房。

丁晚换上了舒适的病号服,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儿上。

因为她情绪不稳定的原因,医生直接给她打了镇定剂,大概会需要昏睡很长一段时间。

周明看到他过来,忍不住揉了揉疲惫的眉心:“老大。”

“嗯。”欧爵淡淡的应了一句,随后问到:“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丁小姐的情况不太好,不过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后面只要不乱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只不过……”

周明欲言又止,欧爵看了他一眼:“只不过什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