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进山(2 / 2)

加入书签

寨子里有人接应,看情况应该是二爷他们那批人留下的,专门在等这批装备。下了车老何也没顾得上我,直接领那人去后车点装备,不一会走过来,脸色不太好的说:“我们得快点了,明早就进山,这里水多,寨子里人说这些天可能会有场大雨,我们要赶在它前面出来,不然在这百里林海中,就算是老猎人也带不出我们。”

这边天黑的早,山里也没什么信号,大家赶路也都很乏,所以仓促的吃了口饭就躺下了。一夜无话,早起天刚微亮,我们就被老何拎起来,收拾随身物品,准备出发。直到早上我才发现,原来寨子里留下的不只一个人,而是三个人,据老何讲这几个人专门等在外边,就是以防万一,进去的人发生什么事被困,被连锅端了,在外面还有个支援。除了我们四人,这次进山还有一个当地向导和昨晚那个小伙子。

向导是一个有些跛脚的老猎户,黑瘦却挺精神,他背着一杆双管猎枪拿着开山刀在前面领路,我们走在中间,后面是那个爱笑的伙计和小何牵着骡子引路,车根本进不了山,我们的装备就只有靠这两头牲口驮着。

老猎户不太爱讲话,旁边跟来的伙计小声告诉我:“这老汉原本并不打算带我们进来,后来不知道二爷跟他说了什么,老人才勉强答应。”

“为啥?”

那伙计耸耸肩,回道:“侗族人都信奉山神,他们觉得我们进山会打扰山神的安宁,而且二爷当时指明要去的地方在当地也不了得,是个邪家洞。”

伙计看我疑惑的望向他,他便解释道:“这个‘邪家洞’是侗族语,大概是不吉利的意思,他们认为那个洞不干净。听说头些年有个侗族女人出来放羊,有几只没看住跑进去了,那年头几只羊可值不少钱,那女的一着急就进去了,到了晚上也没出来,后来寨子人急了出来找,却发现那女的面无表情的吊死在山上的林子里,全寨人吓坏了,大家都说是被洞里的妖魔摄了魂才死的,后来越传越凶,那就成了这一片的禁地。”

这伙计说的很不在意,其实我也不太相信,这种事估计都是当地人以讹传讹传出来的,有着很大的夸张成分,正想着,突然觉得眼前有点花,嗯?难道是昨晚没睡好,这时就听前面走的老何也疑惑着问:“怎么起雾了?”

看了看四周,果然有淡淡的雾气在飘动,回头看去还能隐约看见我们走来的那条路,不是起雾了,是我们走进了雾中,山中气温低,且山谷四周有山阻挡的话,就会使空气很难通出去,这样空气基本上是上下对流的,雾气升到一定高度时就会受阻,被压回地面,我们现在应该正走向洼地。

前面开路的老猎人这时回头看了我一眼,用生硬的汉语道:“小娃子说得对,你们跟紧我,丢了就出不去了。”

老何让众人等一下,他从包里取出一捆伞绳,让每个人都将绳子穿过冲锋衣上预先挂好的登山扣,这样大家就都串在一起,以防走失。

我碰了一下前面那伙计,小声问他:“这老猎人什么来路?”

那伙计摇摇头,告诉我人是二爷找的,这时节想进山只有这老头有这本事。

我点点头,感觉真的开始走下坡路,能明显感觉到刚刚的地势一路走低。林子里出奇的安静,不知道为什么连个鸟叫也听不到,四周越发的模糊,两三米左右就基本看不见人了,我回头看了一眼,大概能看到小何和他旁边那头骡子的轮廓,脚下深一脚浅一脚,这种走在未知道路上的感觉让人有点压抑,特别是这种环境下,想开口说点什么也不敢大声,好像在有意的躲避着谁,生怕对方听见一样。这样的山路大概走了三个小时,在我开始有点乏了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