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洞(2 / 2)

加入书签

良子说让我这么一讲,还挺有画面感,一头倔强的熊瞎子走在冷风中。我看了一眼小何,这里面只有他近距离看过那东西,他说不能断定,不过我能感觉出他好像有点怪,具体哪里我也说不清。就这样我们又歇了两个小时,七点左右天已经大亮,透过茂密的树枝,阳光洒下,一地斑驳的碎影,我们继续上路,我已经没有了开始那种旅游一样的心态,有点谨慎起来,而且我发现不只是我,一直嘻嘻哈哈的良子也严肃起来,我问他你们这种经常下地的也害怕吗,他哭笑不得的告诉我,平时下地就跟去厕所拉屎一样,碰上荒郊野岭没啥人,哼着歌就把东西带上来了,要是每次都这么诡异,给多少钱他也不干啊。不过按照他的话说,当年二爷可是没少下这种墓,数次起尸,都被他化险为夷。

后半程路太难走,老猎户带着我们在山里七拐八拐,太阳都快落山才走到,一路上都在沉默的小何突然叫住我们,他脸色很难看,“我们可能遇到麻烦了。”

他指着前面的坡说道:“那里有很重的血腥味。”

众人看过去,发现那面正是老猎人要带我们过去的地方,老猎人回头看了一眼小何,抽出开山刀,皱着眉看向那边,生硬的说道:“还很新鲜。”

山猫牵过小何手里的骡子,由小何和老猎人在前面开路。翻过这道山坡,我们看见两顶帐篷安静的架在坡下的空地,一些炊事工具与装备也散落在外面,却不见人影。

“我操,那是什么东西?”

良子指着左边那顶帐篷,我看过去,胃里一阵抽动,几乎瞬间胃里的一股酸水涌上喉咙,被我用舌根强压在嗓眼咽了回去,天呢,我看到了什么,那顶帐篷旁边是满地的鲜血,血泊中间是一个破烂棉絮样的人趴在那里,我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他身上根本没有好地方,几乎所有的肉皮都翻了过来,像是被凌迟一样。

几人脸色都不好,小何警惕的看着周围,老何走过去,伸手将那个伙计翻过来,我看他长出了口气,蹲在那说道:“还好,不是我们的人。”

我明白他的意思,来的路上他就和我讲了,这次支锅是二爷叫号,应号的是北方来的一个光头,他带的几个人都不是善茬,也只有这种亡命之徒才敢来这种地。除了山猫,二爷身边还有两个自家堂口兄弟,显然不是这人。

“这是刀伤啊”山猫也蹲过来,拿甩棍拨动那具破烂的尸体,老猎户眯起眼睛,咦了一声,随即脸色一变,“是刀伤,不过是他自己弄的。”

“嗯?”

小何搜查完四周也靠过来,他低头看了看那具尸体,点头道:“确实是自己弄的,伤口形状很明显,都是自己下的手。”

山猫皱着眉,“这哥们挺狠啊,怎么下得去手。”

我这时缓过劲来,四处看了看,“应该问,为什么是自己砍自己。”

地上这具尸体太过诡异,几人都没吱声。老何点上支烟,开口道:“这种状况我跟二爷时见过一次。”

几个小子都转过来,二爷下地那会儿这些伙计还穿开裆裤,老何是为数不多从当年一直跟到现在的老人。他吐了口烟,“那年有人在甘肃嘉峪关附近发现了一个墓,因为二爷不在家,堂口里一个身手也还不错的瓢把子就带着几个伙计先过去采风,可是去了好几天都没信传回来,二爷走穴刚回来,知道这事,立马带着我们连夜过去。刚到边上,二爷就说不好,那地风水有问题,下面不会干净,恐怕有变。我们下去后,前室一片狼藉,地上都是几个兄弟的残肢,我们往里走,果然发现几只起了尸的粽子,二爷把他们引到坑口,用绳子套上再由上面人拖上去,那东西经阳光暴晒就完蛋了,我们继续下去,发现一处坍塌的甬道,应该是炸药炸塌的,搬开石头后,一股恶臭,就看见那个瓢把子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身上没一块好地方,都是他自己抓得,二爷说是中了尸毒才会那么惨,那家伙当时还没死,差点尸变,最后让二爷削了脑袋,送了一程。”

良子看着地上那具血尸,咂舌道:“他这是中了尸毒?”

“又不太像”老何手指抿了一点地上的血闻了闻,摇头道:“这血没问题,应该不是尸毒,这他奶奶的就奇了怪了,大活人怎么把自己剜成这样。”

我看向四周,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片小营地周围有几堆灰堆,我走过去捡起一截树枝扒开看,里面竟有些烧焦的残留物,显然是什么东西没烧干净,我让他们来看,“之前二爷的队伍肯定带了固体燃料,就算开火做饭也不会起这么多火堆,而且你们看。”

小何蹲下来勾起一块棉絮状的残留物嗅了嗅,脸色一变,回头说:“他们烧的是人肉。”

我一惊,环顾四周,这里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一定遭遇到了某种变故,这种状况一定不是突发的,因为他们还有时间去架火堆,而且看那几个火堆的焚烧程度,都有间隔,那么这个变故可能他们已经找到了应对方法,所以才没有选择撤退继续留下。

老何摇头,“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变故突然恶化了,最后一天让他们措手不及。”说着,他指向血泊里的那个伙计,“他有可能就是突变的代价,二爷他们应该进洞了。”

老何踩灭了烟头,“不能再拖了,如果二爷他们真进去了,没有这批装备他们也走不深,我们今晚就进去,先会和再说。”

我们这次带的装备其实就是几套水肺,二爷这边传回的消息称,洞下有一部分积水带,他们派人下去,发现这条水带特别长,没有专业的水下装备根本过不去,如果情况属实,现在二爷他们肯定入洞不深,可能就被困在水带旁。

老猎户打死也不肯进去,他说最多三天这里就会有大雨,到时候就算是他也出不去,所以他会在外面等我们三天。老何本来不想让我跟着下去,但是这里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留我和老猎人他也不放心,最后千叮咛万嘱咐下去后一定不要瞎走,特别知会了小何,看好我之后,我们接过装备进了洞。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