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朝仙墓(2 / 2)

加入书签

我也已经有许多日子没见过他,可以说几乎大学毕业后就很少去铺子了,这次看,发现二爷真的老了,印象中他不怎么言语,说一不二,不论是对自己还是手下的兄弟,或是我这个“故人的遗孤”都十分严厉,甚至有点独断专行,从被他领养开始,我人生的每一步都是他在安排。

良子推了一下愣神的我,冲着二爷那边努努嘴。

我不太情愿的走过去,二爷转头平淡的看了我一眼,又专心看回眼他身前石棺上的那幅地图,“去看看。”

我摸不着头脑的看过去,发现他身后有一截草席捆起来的东西,碍于光线看不太清。

候在一旁的小何犹豫道:“二爷,不好吧,小曹还是个孩子。”

二爷没回话,二爷手下这些伙计都知道,这就代表着“不说二遍”,小何叹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低头过去缓缓将草席打开。那面有点暗我没太看清,向前走了几步,一股刺鼻的恶臭弥漫开来,发黄发黑的草席里面,我看到一团黑红的东西,我眯着眼睛细细看去,不由得吸了口凉气,那个黑红色的东西竟然是个人。那人身上皮开肉绽,像是被滚烫的热油浇过一样,而且诡异的是在他裸露的肌肉里有一些黑色的像浓水一样的组织附着在上面,如果不是头颅还在,我真的很难能认出这是个人,太恶心了。

小何似乎不愿意让我多看,快速将草席卷起来,我皱眉问道:“怎么搞的,这个也是自家兄弟?”

小何脸色有些暗淡,我忽然意识到什么,结巴道:“这……这是……”

二爷还是低头看着眼前的地图,平静的回道:“山猫,死了。看样子,你们也没走一条路,这样就可以排除一条路了”,说着,他在地图上勾画起来。

我捂住嘴,胃里一阵阵的抽动,天呐,竟然是山猫,一路上还有说有笑的,我包里还有他给我的半瓶白酒,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了,我有点接受不了,我气愤的看向二爷,“他是你的伙计啊,你一点都没感觉吗?”

“曹,别说了。”小何拉了我一把。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二爷还在那么冷静的看地图,我突然很火大。我甩开小何的手,气哄哄的指责道:“他们都是爹生妈养的,就该给你卖命吗?你总是那么自以为是,是不是只有对所有事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才显得你二爷是个人物啊,这么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你就这么不当回事吗?”

二爷仿佛没听见我的质问,继续在图上不断勾画,直到好像画通了什么,才停下笔,转身看向我,却还是那个平静的样子,“当初在洞口我们遇到了突变,可是却没有躲进洞里,是从离那五公里远的一个地下裂缝进来的。如果我们知道那个水潭下不去,需要你们运水肺,当遇到危机的时候肯定不会去洞里,因为那代表着自寻死路,这是第一。洞里潭水温度低,那种大头鱼是早些年间就已经少见的虎梭,常年在低温溶洞里生存,对温度及其敏感,一个信号弹足以引出整个鱼群,这是第二。这两个不应该犯得低级错误,才导致了你们如今的结果,你还要我说什么?你们对这座活死人墓一无所知,在这里哪怕一步走错,都会满盘皆输。”

二爷转过身继续研究那张地图,同时轻轻说道:“你的一个判断,一个想法都可能决定着跟你一起下来弟兄的生死,我觉得带更多的人走出去要比在这哭一个死人来的值。”

“阴走三,阳走四,一声鸡哭分生死,升棺发财,你以为那么容易吗?”

我想辩解什么,却发现我哑口无言,当初是我确定二爷他们进洞了的,也是我提议下的水,甚至在水里直接开了信号枪,可以说山猫的死,我有责任,早上还一起插科打诨的人,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尸体,这种落差让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想起路上老何说过的话,“有的人命中注定要背负一切。”

小何他们都见过大世面,他叹了口气,虽然有惋惜却也从容的将山猫的尸体裹好,没有太多话。

突然小何拽了我一下,我茫然的四顾,就看见那个在门口放哨的高瘦男子比了一个手势,同时听见二爷说,“灭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