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瓮(1 / 2)

加入书签

在照明弹即将熄灭的时候,我们看见了一座灰惨惨的建筑,如同一个死去的远古巨人匍匐在这片尘封千年的地底世界。当即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不仅仅是找到了出路,更是一种发自人性的亢奋,那种探求生死与古代逝去真相的欲望,是很难让人抵挡的。

</p>

二爷摆了摆手,对秃子道:“准备一下,我们下去。”

</p>

所有人都开始原地整理装备,将一些不必要的装备留在原地,省的用绳索下岩壁的时候发生危险,而且这种活也很消耗体力,我们必须轻装上阵。秃头队里有专业的人打了膨胀钉加上挂片,众人开始一个接一个向下爬,恐怕当前这些人里,只有受伤的老何比我体能差,我也不想拖后腿,咬着牙一步步坚持下来。小何在下面扶了我一把,我摇摇头示意他没事,坐在地上直喘,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我爬起来一看,只见一个秃子队里的家伙,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他们队里的队医正在施救。

</p>

我问小何怎么回事,他说这人可能“8字扣”没挂好,失足从上面摔了下来。我闻言望去,不禁有些疑惑,这些人论身手可都不是一般的盗墓贼,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况且这里也没有风,凭他们的身手,就算一下没把稳,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再抓住绳子啊。

</p>

秃子在一旁问:“怎么样了?”

</p>

那个队医一脸遗憾的摇摇头,秃子有些气急败坏的拍着后脑勺,“在这种地还不留点神。”

</p>

秃子的人安排好了那具尸体,我们正式向黑暗中的建筑出发,临走前我却发现二爷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我们下来的那个悬崖,我也好奇的回头瞥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吓得我冷汗都出来了,只见在悬崖洞口,一张比常人长出很多的大白脸正探出洞口,悄悄的盯着我们,而且它好像还发现了我,伸出惨白的手冲我比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p>

赵顾拍了我一下,“咋了?”

</p>

我连忙拉着他,指向那个洞口,可是就一转眼的功夫,那个白脸竟然不见了。赵顾疑惑的看着我,我也是很无语,就把刚刚看到的和他讲了一遍,他皱起眉头,小声道:“你是说,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他们那边那个人就是被那东西害的,你确定不?”

</p>

经他这么一问,我也有些吃不准,怀疑是自己看走眼了,我又扭头看一眼,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可能真是我眼花了。

</p>

赵顾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别瞎想了,没事,第一次都这样,我当时刚下来的时候都吓尿了,等上去泡个澡,喝两口就好了。”

</p>

二爷和小何在前面开路,我们为了省电,三个人一组开一盏矿灯,我借着灯亮瞧见脚下铺的都是石板,几乎直通向那个建筑。走不久就出现成列的石像,石像峥角獠牙,都是恶面小鬼,走在中间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不过我们赶时间也没多研究,直接过去。

</p>

赶了大概二十几分钟的路,我们来到那片建筑前,整片建筑灰蒙蒙的,镶嵌在这边的悬崖上,我看了几眼,确实都是汉代那种石构架结构的风格,但是本该庄严肃穆的宫殿,不知是不是受了光线的影线,反而显得阴惨惨的。

</p>

前殿两扇石门上刻了些符号,看起来和我们开始进来那间石室门上的相同,应该同属于一种语言,很可能并非起源于中原,我们这里也就只有二爷看得懂。

</p>

小何掌灯,二爷大体通读了一遍,解释道:“这间是二重阙,是当初那个道人提议修建的三殿之一,里面葬着将军的妻女。”

</p>

古代人们事死如事生,为了保证死者亡魂可以在阴间尽享冥福,殉葬制度几乎贯穿了整个古代中国,我在秦汉堂听一位老师傅说过,当年朱家的一位老皇帝驾崩之时,就找了一百多名后宫嫔妃去殉葬,当她们吃过饭后就被送入一个房间里,要求所有人都整整齐齐躺在一张特定的床铺上,颈部会被卡住,然后会有人将床铺突然抽离,这样所有的嫔妃就会因颈部折断而死。想到这我暗骂一声,虽然殉葬残忍,可是也没有妻妇殉夫的传统,基本上都是等待正妻正常死亡之后,再入陵陪葬,但是眼前这个将军以妻女殉葬就太不好理解了,人家都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这倒是一人得道,全家死光光啊。

</p>

二爷还在看门上的文字,突然从我们后面的黑暗中传来一阵有规律的“砰砰”声响,初时很远,这一会已经近了很多,而且十分急促。

</p>

我身旁的老何脸色一变,看向二爷,二爷显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对秃子招呼道:“快开门,那个东西过来了。”

</p>

石门没多大,而且里面也没自来石,我们很轻易就去了,此时那个“砰砰”的声音已经离我们非常近了,似乎就是追着我们过来的,“快顶上门。”

</p>

漆黑的大殿十分冷清,众人都来不及细看,压着喘气静静听着门外,可是说来奇怪,自打我们进了这间大殿,那个声音就消失了,好像从来没出现过,我们又等了会,才敢打开矿灯,确认大殿内的情景。

</p>

这间前殿出奇的冷,刚刚注意力都在外面那东西上,这会儿回过神才感受到。秃子找人四处查看,安排完过来说:“我说二爷,这地怎么这么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