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怨尸(2 / 2)

加入书签

他擦了一下脖颈,埋怨道:“那你哈喇子咋都流到我脖子上了。”

“啊?”

我低头看了一眼,确实有几滴看起来有些粘稠的液体在他的脖颈上,可问题是这根本不是我的口水啊,奇了怪了,难不成这个大殿还漏水?我顺着他的脖颈抬头看去,正好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如同壁虎般顺着柱子趴下来,我们就这么尴尬的“四目相对”。

很那形容这玩意,就好像一个淹死的妇人一样,不过这东西肚子大了很多,浑身赤条条的,不断有液体从上面滴下来,之所以我不确定这东西是不是人,就是因为它的脸太丑了,它的五官都长在了一起,如同一个被揉过的面团,看的我直反胃。

我心里当啷一下,一边鬼叫一边疯狂的倾斜着子弹,这举动完全是被吓坏的无疑是举动,却也正把那东西打的汁液四溅,逼回了横梁。

秃子那边几乎与我同时开枪,七八个人倾泻火力,那个躲在柱子后面的家伙几乎被打断了,直从上面坠落下来。

二爷过来问赵顾:“怎么回事?”

赵顾一摊手,“不是我,小曹开的枪。”

看见二爷投过来的询问目光,我把刚刚所见到的讲给他们,二爷还没说话,秃子有了发现。

我凑过去看,不得不说这帮人真狠,整个一人几乎被打成了两截,特别是上身,血肉模糊的。秃子正蹲在尸体旁边,指着还算完整的小腿,对二爷道:“二爷,你看这。”

那是一个乌黑的手印,看形状是从下到上握在他的腿上,二爷站起身看着漆黑的墓顶,“果然还有一个大的,这东西应该是怨尸,古时候有些方士以此祸害人,他们将一些阴时阴日出生的人豢养在一起,生前让他们受尽折磨,临死时再把他们葬在一起,这些人的怨气聚而不散,就附着在那些尸体上,时间一长,起了变化,变成了那个鬼样子。”

他指着那个死人的小腿道:“千万别让他们近身,那些东西身上很可能有尸毒,你那俩伙计应该就是在上面着的道。”

我好奇道:“将军夫人的墓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太不吉利了吧。”

二爷冷笑一声,“墓主人都被制成了血棺里的鬼东西,将墓主夫人养成怨尸,他又有什么做不到的。”

我抓住了二爷话中的重点,追问道:“他?你知道是谁害了墓主人,又将这里布置成这样?”

二爷没理我,而是转身对秃子道:“叫你的人看好那几口瓮,千万不能让它靠近,恐怕这几个瓮里装的都是这个怨尸,一只都搞的我们焦头烂额,要是全出来,咱们都得交代在这。”

秃子很谨慎,立马安排他手下的人分别看守这几尊青铜瓮,这个办法很有效,让隐藏在黑暗中的怨尸确实不敢靠近,可是一味的防守下去却对我们很不利,因为按照二爷的推算,如果十个小时我们还赶不到这座墓的附属墓室,那么出去的路就会彻底封死,这座墓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活死人墓。

我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那头怨尸似乎被我刚刚的几枪吓到了,到现在都还没露头,秃子猜测是不是上面有个出口,那个玩意早跑了,不过漆黑的墓顶没人敢上去,要是那东西没走,上去绝对就是送菜。

二爷取出怀表看了一眼,扣上表盖,对大伙说道:“不能等了,我们必须在这干掉它,如果让它放出其余的怨尸,后果不堪设想。”

秃子也等烦了,闻言立马跳出来,“二爷你吩咐吧,怎么搞。”

二爷分别指了几个方位,“叫你的人去那几个地方,同时打出冷焰火,把那玩意逼出来。”

他又转身对小何说:“你就在这,那玩意一露头,就先给他一枪,记得打头。”

大家都走到各自位置,随着秃子的一个手势,他手下那几个马仔同时将手中的冷焰火抛向殿顶。二爷选的那几个位置很特殊,看来是算好了大殿的环境,正好覆盖了整片大殿,漆黑的宫殿瞬间亮起刺目的光亮,我瞧的真亮,那东西就在西北角的一根梁后面躲着,斜长的影子完全暴露了它。

我连忙指向那个方位,“何儿,十一点方向,那个斜梁后头。”

小何枪法不是吹的,几乎没瞄准,直接放了两枪,全都打在它脑袋上,那东西应声坠地,摔出大片的汁液,一动不动。

“当啷。”

大伙欢呼一声,上前查看,却在这时,殿里发出一声不合时宜的声响,大家动作一顿,似乎都在回忆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我心道不好,看来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