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深入(2 / 2)

加入书签

等秃子回去后,二爷趁着我们几个整理背包的时候,蹲下身低声道:“这座东汉墓有问题,方才我进椁中,发现里面的尸身已经被人替换了。汉墓多有石雕,都是执戈操戟的门吏,为的是防御魔邪鬼怪惊扰墓主人,可是一路走来,我却一处未发现,反而在三重殿外的巨门上刻下了招鬼相,葬在这里的人不仅不会得道飞升,反而要永不超生啊,刚刚过去的那东西恐怕就是将军的尸身,被养成了那个样子。”

我听的后背一阵发凉,心想怎么第一次下地就他奶奶的碰到这种情况,不得咽了口吐沫,就听二爷继续道:“要去附属墓室,必须穿过三重殿,前面两殿恐怕会更凶险”说到这,他看向我,“这里会有很多你们想象不到的东西出现,要记住,想活命就拼命的跑。”

看见二爷要起身,我忍不住问道:“等等,为什么这里会被人布置成这样?是谁动的手脚?朝仙墓下面到底隐藏了什么?”

二爷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这座朝仙墓是一个横跨了六百年的局,至于下面是什么,我也想知道。”

“局?”我有点迷糊,还想问他,他已经站了起来,对我说:“不知道最好。”

离开石室以后二爷和小何打头阵,我在他们后面,也被分配了一把枪,临出发前小何把我拽到一边告诉我,一定要小心秃子那帮人,里面有两个狠角,其中一人,甚至是上面挂了号的,手下都背着人命,往大了不好说,往小了说见财起意杀人灭口还是要防备的。

虽然没有经常摸枪,不过闲暇时也和朋友去昌平的北方国际射击场玩过,手枪不好打,步枪手感还行,我把枪接过来,“咔嚓”熟悉了几下,背在背上开始行军。

二爷和小何一马当先出去后,我们也都鱼贯而出,再往深处的墓道不宽,基本上只能容下两三人并行,这一路我发现不少墓墙上都有凹口,里面连着机栝,想必就是二十多年前那批人所触发。

我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条线,有些碎片好像可以联系起来了,二十多年前有一批人来过这里,他们下来可能走了一条与我们不一样的路,其中领队的应该就是二爷和秃子口中提到的“那个人”,那一次他们在朝仙墓下面发现了什么,并且“那个人”取走了某样东西。这一次支锅,是二爷和秃子东家的一次联手行动,听二爷和秃子对话,他应该认识秃子背后的东家,而且从二爷这一路的表现来看,他很可能不是第一次下来,或者说他对这个墓很熟悉,至少下来前就已经知道这里面的详细,最重要的是,我在这个年轻时就因义薄云天而被叫了半辈子“二爷”的老人身上,看到了一种决绝,这个墓对他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我晃了晃脑袋,但愿我的预感是错的。

二爷带着我们穿过了几条墓道,这里岔道很多,和我在上一层走过的溶洞非常像,七拐八拐的,而且我发现墓道两旁的墓砖正在减少,逐渐被一些不是很规则形状的石条石板所代替,估计整条山脉底下都是这种成片的溶洞群,可能当时的工匠就是利用这一点修建的地宫。又走了十多分钟,墓道越来越宽,甚至出现了一些裸露的原质石灰岩,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测。

看着在前面领路的二爷,我的迷惑越来越深,他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看他这一路的行为,显然对这座墓有着详细的了解,但是却又不像提前知晓,否则很多事情都可以避开,也不会出那么多岔子,我琢磨半天,这种状况似乎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在他进了墓后才拿到的信息,如果这个推测成立,那必定是前一批人在墓里留下了什么线索或是东西,正是这个线索或是东西指引着二爷。

那么所有的谜题就都集中在了二十多年前的那批人身上了,特别是“那个人”,他到底在下面看到了什么!

就在我陷入深深思考的时候,墓道走到了尽头,前面漆黑一片,手电打过去没有一点反光。小何看了一眼二爷,掏出信号枪,抬手对着头上就是一枪,照明弹拖着尾巴如彗星一样弹出,上升到顶点后,才啪的一声爆破开来,弹内的降落伞拖着照明剂徐徐降落,在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山腹,这种照明剂大概能燃烧30秒左右,每秒有5,6米的速度下落,我粗略的计算一下,我们顶上至少有六十米以上的高度,而下面起码也有四五十米的高度,显然我们这个洞口处于山崖上,而且这个巨大的空间应该属于地底天然溶洞群体系,毕竟人力是很难做到这么大的工程。

就在照明弹要熄灭的时候,秃头眼尖,指着照明弹落下的位置,惊骇道:“你们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