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坍塌的地方(1 / 2)

加入书签

看见老兵没有继续讲下去,我忍不住追问道:“后来呢?”

</p>

“后来当然是梦醒了。”大头一边抖着裤子一边说道:“我们是生在五讲四美社会下的好少年,要少搞封建迷信那一套。”

</p>

他还顺便嘲笑了我一句,“这话也就你能信。我们的龙山阁二爷,你见过谁脸没了还能在街上晃荡的。”

</p>

我反讥他:“那你还来倒斗。”

</p>

大头一本正经的说:“我这叫挖掘历史真相,搁在以前,怎么不得给我带朵大红花啊。”

</p>

汉生突然插话道:“如果那东西不是人呢?”

</p>

我马上理解了他的意思,附和道:“对,说不定那东西根本就不是那个木匠,当时天都黑了,再加上那种诡异氛围,误认了也是极有可能的。”

</p>

大头嘴犟道:“那你说是啥?还尼玛能是一只迷路的加鲁鲁兽?”

</p>

我被他问的一时语塞,确实想不到能是什么东西,心道难不成是什么灵长类的动物,汉生此时却反问他:“我们这次要去哪?”

</p>

“啊?”大头一愣,随即拍了一下头,小声嘀咕了一句,看那口型是“粽子”。

</p>

我心里不由暗暗叫苦,怎么我下来一趟竟能碰见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呢。

</p>

“胡说!”

</p>

没等我推断下去,前面领路的老兵果断否定道:“我发誓,那个人绝对是木匠,他身上的衣服还有他脖子上的银环我都认得清楚。”

</p>

胖子不服气的问:“那你说,他人呢。”

</p>

老兵停下脚步,脸色铁青的看着我们,“就在你们要去的地方。”

</p>

老万拍了拍老兵的肩,笑呵呵道:“阿叔,你别跟这家伙一般见识,他见识少,你接着讲。”

</p>

老兵继续带路,吸了口烟,继续讲道:“当时我也吓傻了,一下将手里的鞭子扔过去,连骡车也顾不上了,转身就跑,没跑多远,就听见身后那头骡子的惨叫声。死人我见多了,没觉得有啥害怕的,可是那个东西……哎,回村后我也没敢说这事,时间久了大家也就当刘木匠出去跑活了。”

</p>

老万想了一会,问老兵:“阿叔你觉得那是啥?真的是你们那个木匠吗?”

</p>

大头拍了拍背包,“甭管是啥,这回咱们都送他去见阎王爷。”

</p>

我们越走越冷,周围渐渐出现了积雪,大头纳闷道:“怎么这里这么多废弃的道观,这又不是啥灵山。”

</p>

李欣接道:“这你就不懂了。这座西域镇山历来领受着来自民间、皇室的祭拜,虽然比不上五岳,不过在当时的西域,那绝对是中原五岳的存在。道家在这建观修宫,清修听道的数不胜数,不少道门中人,都认为在这可以坐化成仙,而‘博格达’这句蒙语,就是‘神之居所’的意思。”

</p>

大头惊讶道:“我以为他就是个景点呢,没想到他娘的还有这么大的背景。”

</p>

老万笑呵呵的说:“不仅这样哦,很多淘金客也从这进山呢,是不是阿叔。”

</p>

老兵点了点头,没回话。

</p>

我抬头疑惑的看向前面的老兵,老万怎么突然说了这么意有所指的一句。

</p>

我刚要张嘴问,汉生突然拍了我肩膀一下,冲我打了个眼神。

</p>

又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老兵指着前面一间破旧的建筑说:“今晚就在这留宿吧。”

</p>

大头说:“咋不往前走了,天也没黑呢。”

</p>

老兵摇头道:“现在是没黑,不过山里黑天快,这日头再有半个小时就落了,我们走过去的话,到那可能就深夜了,我不觉得摸黑去是个好决定。”

</p>

按照大头和汉生的猜测,老兵他看见的那个多半就是尸化后的木匠,也就是说塌坡那里肯定有“粽子”,我可不想大晚上过去,所以当即赞同老兵的决定:“我赞同留宿一晚。”

</p>

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当即就进了建筑,这应该是个山神庙,不过一半已经倒塌了,堂前的神像只剩了半截,香炉也不知所踪,基本上就省下个架子。老万看了看,道:“也算是个遮风挡雨的窝吧。”

</p>

我们就在庙门口扫平块地,搭锅造饭起来,由于庙内没塌那块地太小,根本睡不下所有人,而且山里有野兽,老兵说最好火不要断,所以我们分了两批人守夜。大头和汉生前半夜,赵军和赵帅后半夜,按照大头的话,剩下的老弱妇孺就安心休息好了。

</p>

我虽说不认床,不过身在这片大山里还是有点不踏实,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想着出去看看汉生他们。我爬出睡袋,俩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看我出来,大头扔了根烟过来,同时玩笑道:“我说龙山阁二爷,你这奇葩的伙计哪找的,不抽烟不喝酒的。”

</p>

我也打趣道:“寺庙里拉过来的。”

</p>

我走到汉生旁边坐下来,顺手向火堆里加了点柴火,他问我:“怎么不睡觉?”

</p>

我嗯了一下,汉生回头看了一眼里面,小声道:“那个老兵有鬼。”

</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