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狐胡(1 / 2)

加入书签

“嗯?”

</p>

看着汉生翻过牌子,我有点吃惊,从二爷手里接过牌子后我就没有仔细看过,没想到牌子反面还有一些神秘的纹路。

</p>

汉生摸了一会,摇头道:“不行,纹路太轻了,有没有什么办法弄大一点。”

</p>

我连忙道:“没问题,可以扫描下来,打印的大一些。”

</p>

顺便提一句,不知道汉生这几年在哪里过得,他仿佛对现代的东西有些陌生,例如我问他要微信号,他竟然说没有,更离谱的是他用的还是那种蓝屏的老款诺基亚手机,别说app了,连贪吃蛇都玩不了。

</p>

说干就干,汉生在家继续研究二爷留下的那些资料,我简单拾到了一下,带着牌子出去扫描,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汉生又在烧水,准备泡面了。

</p>

我把泡面仍在一边,对他道:“晚上给你接风,我们找个馆子吧。”

</p>

老何似乎对汉生很信任,他来了后直接将赵顾调走了,所以晚上就我俩。出了门汉生就如同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对很多东西都很好奇,我严重怀疑他这些年都是在山里过得。

</p>

我问汉生喜欢吃什么,他说喜欢吃面,我们就近找了一家面馆,要了两碗面,点了几个小菜,汉生不喝酒,我自己点了两瓶冰啤酒,他也不管我,大口吃起来,一大碗面下肚让他赞不绝口,说以后请吃饭还来这家。

</p>

酒足饭饱,我们回去后开始继续研究铜牌背后的纹路。我已经把那那些纹路打印在全开的纸上,汉生在那里钻研,而他也把下午的发现整理了一下,递给我看。

</p>

由于二爷不像我爹那样的身份,他查起曹家很不方便,所以他手里的信息大多是关于那些墓葬的。而且就算以二爷这样的身份,查起那些信息也很费劲,可想而知那些墓葬埋藏的有多深,甚至很多墓葬到底存不存在了都无从得知。

</p>

看着这些只有一些只言片语的史料和二爷的一些猜想,我的思维一片混乱,根本建立不起关于这件事的一个脉络,我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翻出来本子和笔,开始在上面记录我知道的事。

</p>

我先画了一条线,在源头写下我爹,然后又动笔写下曹家,犹豫了一下,我在曹家的旁边写了“空白历史”,这是二爷和我爹追查到的那团“毛线”源头,这里是一个盲区,完成没有线索,我打了个问号。想了想,我在“空白历史”上面又写了个“墓”,这个代表着线索。

</p>

我本来打算捋出一条脉络,把这些谜团都串起来,可是最后我看着本子,“曹家”、“空白历史”、“墓”却是一个三角的循环关系。“空白历史”是一个点,而那些存在历史上的“墓”却是线性,一定是是一件事导致了一系列的事,不可能由不同时期才有的墓,去生成一个点,所以我断定“空白历史”就是源头,而“墓”则是线索,这个线索又贯穿了历代的曹家,而存在曹家中的那股看不见的力量,似乎又指向那段“空白历史”。

</p>

我扔下笔,头好疼,这些完全是我根据二爷留下信息的猜想,基本上没有任何证据支撑,唯一有的就是我面前这些模糊的墓葬位置。

</p>

我倒在床上,看着空白的天花板,曹家那段空白历史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时,汉生忽然喊我过去,他在那块牌子后面的花纹上有了发现。

</p>

我赶紧爬起来,他指着其中几个线条,问我:“像什么?”

</p>

“嗯?”

</p>

我完全是蒙的,下示意答道:“油条?”

</p>

他扶额叹气,“你再仔细看看,特别是这几条交汇的地方。”

</p>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仔细看向那几条线,全开纸上那些线条已经很明显了,可是我还是毫无头绪,我抓着头发对他说:“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

</p>

他笑了笑,把纸张调了一下访问,大概向左旋转了五十度,对我说:“你看,这条线,念青唐古拉。”

</p>

我呆了半响,又抓了抓头,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过,可是形状哪能记得,而且并非是完整,只有一段,这要是被汉生辨别出来,他可真是太神了。

</p>

我翻出手机,查了一下念青唐古拉山脉走向与形状,又与汉生指出的那一小截做对比,我去,还真让他说着了,形状几乎一模一样,再看它旁边的几条线,也都与念青唐古拉山脉周围山脉重合,我看着全开纸,脑子里飞速盘算着,“这是一张地图?”

</p>

汉生点点头,“准确的说是一部分,这样的地图应该还有几块,虽然不知道图上是什么,但是它应该就是打开这些谜团的钥匙。”

</p>

我似乎明白了汉生的意思,问他:“你是说有人故意把这张图分成几块传出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