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陪葬坑(1 / 2)

加入书签

我被这东西吓得一激灵,正要大叫出来,却发现那张脸显得很僵硬,是直接镶嵌在墙上,我压心惊讶凑过去看,原来是是墙壁上的浮雕,我摸到湿漉漉的,正是上面覆盖的一层苔藓。

</p>

大头在我旁边,他也注意到了这种诡异的浮雕,趴过去看了看,啧啧称奇:“这雕工不错啊,怎么纹路这么细腻。”

</p>

他这大嗓门一说,其余人也都看过来,汉生将上面的苔藓擦拭掉,摸了摸,摇头道:“这是真脸。”

</p>

还在那趴着研究的大头立马撇过头,嫌弃道:“我靠,真的假的,人脸的话早应该腐烂了。”

</p>

汉生确认道:“这是广西的一种制干尸技术,很早就有了。在人还没死的时候,趁着血液没凝固,皮肤还鲜活,会在整个尸体的外面抹上一种特制的药剂,然后活着将人下葬,这样的尸体可以保证上千年不腐。”

</p>

“那怎么会在这?”

</p>

李欣接道:“应该是一种墓葬习俗吧,就像秦始皇的兵马俑,代表地下的注视者或者看守者,只是这种活人祭太邪恶了。”

</p>

我们讨论了会儿又继续前进,墓道是向上倾斜的,没过一会,脚下的水就没有了,露出两旁没几步就会出现的人脸,看得人直反胃。

</p>

墓道前后都黑漆漆的,我们的矿灯照亮范围还行,不过穿透力很一般,回头看一下,就是一片漆黑。

</p>

走在前面的赵军出声提醒道:“到头了。”

</p>

赵帅打起冷烟火,四周立马明亮起来。我们已经到了墓道的尽头,眼前是半个足球场大小的空间,里面堆积了层层叠叠的尸体,并且从我们脚下延伸出去的石道是向下倾斜过去的,也就是说,这半个足球场并不是平面,而是一个像锅一样的低洼地,难以想象下面积压了多少具尸体。

</p>

大头瞪眼道:“这他奶奶的是做茶会吗?”

</p>

我们所有人都怔在了原地,如此多数量的尸体并非全部化成了白骨,而是呈圆环形,一层层摆开的,并且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所有尸体上都带着镣铐,被砍断了手脚和头颅跪在地上。

</p>

我也暗自咂舌,从没见过这种规模的墓葬,也没有听说过如此诡异的墓葬形式,下意识问道:“怎么感觉像是朝拜一样,难道祭拜的中心就是狐胡国王的棺材?”

</p>

赵敏看了看老万,问他:“要不要过去看看?”

</p>

汉生答道:“最好别去,这些尸体应该都是经过处理的,可能会有毒。”

</p>

此时我发现,站在一旁的老兵脸色大变,直勾勾的看着那些尸体,我碰了一下大头,示意老兵好像有点不对,谁知这家伙神经大条,直接问问:“你脸色很难看啊,有什么问题吗,你得及时和组织共享啊。”

</p>

老兵颤颤巍巍的抬起一只手,指着尸体堆中的一具道:“那,那个就是木匠的尸体,我认识那个银环。”

</p>

他这一说,我们都吓了一跳,赶紧看过去,大头眼神好使,一下子就找到了老万口中的木匠尸体。我们把几盏手电都打过去看,还真他娘的在那具无头尸体的脖子上看见了一条银项圈。

</p>

我顿时浑身冰凉,他们几个人谁也没出声,最后还是大头小心翼翼道:“我说各位,要不过去瞅瞅?”

</p>

李欣咽了口唾沫,听说要过去脸都白了,反对道:“还是不要了吧,这种地你说没点什么不干净的,打死我也不信,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走吧。”

</p>

赵帅显然也没见过这种阵势,有点打退堂鼓的说:“我觉得也没必要过去,就算真是那个木匠,也与咱们无关。”

</p>

听闻此言,虽然我表面不动声色的像是在思考,心里却真想上去亲他俩一口,你俩说的真棒,别停,继续反对,别说过去,这种阴森森的鬼地方,我一秒也不想多待了。

</p>

“咦?”我突然看见离我们比较近的最外层一具尸体上,他身上的服饰好像有点怪,和我印象中的西域风格不太一样,我拍了拍李欣,问他:“狐胡国当时人口并不多,这种大规模的屠杀,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不存在的,我怀疑这些根本不是狐胡人,你看看那具尸体的服饰。”

</p>

李欣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由于那些尸体的服饰已经有一些腐化,他也是看了好半天,才确认道:“这些的确不是狐胡国的服饰,这种服饰应该来自于……啊,我知道了。”

</p>

李欣转过身,脸色带着喜色说:“我知道了,这些应该是当时自蒙古草原过来的回鹘人,也就是回纥人。你们看,这里的尸体都带着镣铐,说明他们不是奴隶,而是战俘,这些回纥人应该是打了败仗来到这里,又被狐胡王俘虏。狐胡王的墓中肯定不会让这么多的外族人下葬,所以说,这应该只是一处陪葬坑,真的狐胡王墓不在这。”

</p>

大头哈哈道:“那我们过去也没关系了,这些回纥人和狐胡王是仇家,我们又是来挖狐胡王坟的,说明白了,我们还是合作的关系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