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加入书签

“淑妃故意撞我的马车,要不是我着急过来,我定要好好跟她打一架。”

“还有刚才,我就喝口水而已,还能被茶叶梗给噎着。那句老话说得不错,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被塞牙缝。”

瑶妃摇头晃脑,唉声叹气。

“你见过淑妃?”秦偃月蹙眉。

“是啊,我们还撞过好几次马车呢,淑妃来的方向好像也是这边。”瑶妃一脸鄙夷,“她真是年纪越大越神经,对我好一顿冷嘲热讽,我真想将她的脸撕破了。”

“哦对了,月露,小鲤鱼满月宴的请帖,你有没有给过淑妃?”瑶妃问。

月露听到淑妃这两个字,脸色变得很难看,“我怎么可能会请她来?”

就算天下人死绝了,她也不可能会请那个人渣的母亲来。

小鲤鱼只是她的女儿,与人渣无半点关系。

“你没请?”瑶妃站起来,“可是,我好像看到请柬。淑妃似乎也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我当时正生着气,没太听清她在说什么。不过,我瞧着她的马车方向,也是这边。”

“你确定淑妃是来这里?”秦偃月隐隐觉得不妙。

“不太确定。”瑶妃敛起眉梢。

她跟淑妃同时出门,淑妃别了她几次车之后,耀武扬威走在了最前头。

若淑妃来庐阳王府,理应比她来的早才对。

可,她已经来了这么久,还不见淑妃的身影。

“兴许,我听错了。”瑶妃说,“淑妃应该没脸来庐阳王府......”

瑶妃的话音还没落下。

秋月姑姑一脸惊慌地走进来。

“瑶妃娘娘,大事不好了。”

屋子里的人都一愣。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