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九十章 同修生死(1 / 2)

加入书签

“我能保护她们。”张若尘道。

荒天露出一抹讥诮之色,道:“以你现在的修为和状态,想要战胜她们中任何一人,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竟敢妄言保护?”

“她们的确个个修为强大,即便是白姑娘,我也没有把握能取胜。但,与易天君座下的那些神灵交锋,她们可有一人敢出手?”

张若尘道:“纵然是大神你,不也还要借我外公之名,才敢弑神?最大的命门,掌握在敌人手中,就算修为再强,又有什么用?不依旧要受制于人?”

“只要借我神力,我现在就敢闯入第一神女城,取商弘性命。大神,你可敢?白皇后可敢?渔谣神师可敢?”

“只要给我时间,我将来必定可以比商弘强大,比易天君更强。我要杀他们,谁能威胁我?”

张若尘看了一眼,依旧指在胸口的戟锋,知道这个理由还不足以让荒天信服,继续道:“实不相瞒,白姑娘掌握有十分之一的本源奥义,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本源主神。”

“这个消息传出去,依旧会给她惹来杀身之祸,但我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所以,我为何要将她是逆神族的消息传出去?对我可有任何好处?”

“你连弥山天尊湖都不敢去,我凭什么信你?”荒天道。

张若尘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眼中不禁露出苦涩的神色,道:“我自知自己绝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有太多危险,太多敌人,太多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势力,与我走得太近,绝不是一件好事。天尊宝纱我不敢要,只因我怕害了白姑娘。”

荒天眼神骤冷。

张若尘连忙道:“但,她现在已将我逼到了角落,不得不做出抉择。那么天尊宝纱,我不敢要,也得要。”

“天下想要娶卿儿的优秀男子多不胜数,不缺你一个,你也并非本座心中的最佳人选。既然你如此勉强,不如本座将天尊宝纱另给他人。”荒天道。

张若尘道:“不勉强!玲珑大会之前,天尊宝纱我是一定要拿到手,不惜一切代价。”

荒天道:“天尊宝纱在本座手中,你如何拿得到?”

“我可以立即传讯外公,请他亲自过来助我夺取。实不相瞒,外公盼亲外曾孙久矣!”张若尘道。

池孔乐、池昆仑,包括阎影儿,其实都不能算拥有血绝家族的血脉传承。

荒天倒是没有想到,张若尘这一连几次改口,改得这么快,哼声道:“血绝前来又如何?想从本座手中夺走天尊宝纱,他还做不到。”

张若尘低头,看着锋锐戟锋,道:“那我只能请白姑娘出手,助我夺取。大神别误会,我没有威胁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将天尊宝纱交给白姑娘,由她来决定,岂不是最好的办法?”

这句话,倒是一下子击中荒天软肋。

他这一生,可以舍弃荣华、财富,甚至是修为、生死,但偏偏败在一个情字上。曾经,只有那份对白皇后的感情,四千年前,他自认为斩断了这段情,不再有任何破绽。

可是,白卿儿的出生,却又让他多了一份儿女之情。

按照荒天一贯的行事风格,刚才已是一戟洞杀了张若尘。只因,这个孽障,与白卿儿牵扯太深,这才让他无法狠下心。

“男儿生于世,当以问鼎天地,傲立星空,为毕生之目标。儿女情长,实是最大羁绊。”

荒天神情萧索,收回战戟。

这句话,也不知是说给张若尘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

“此话我不敢苟同,我认为,无情之人,必定无爱。无情无爱之人,何以有大情大爱?逆神天尊与当年的二十四诸天,不就是大情大爱之人?”张若尘道。

荒天盯向他,目露异样之色,道:“张若尘,你知道有很多人都对你寄予厚望吗?血绝认为,你可以超越我们,甚至超越古往今来的所有天尊,阻止量劫。”

张若尘心中一动,道:“你将我在星桓天的秘密,告诉了外公?”

“血绝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做为交易,他可以暂时隐匿,将血绝战神的身份借给我。”

张若尘欲要开口询问,荒天抬手阻止了他,继续道:“你知晓了卿儿她们是逆神族的秘密,本是该死。不过,在先前的对话中,我能看出,你依旧还有一颗赤子之心,对逆神族的遭遇有同情,有愤慨。我姑且,先视你为同道。”

“但想要我答应,将卿儿嫁给你,却还远远不够。你目前,还配不上她。”

若非荒天也被白卿儿逼得没有退路,也不会选择张若尘,甚至觉得世间没有任何一个男子,配得上她。

张若尘问道:“大神所说的,助我一臂之力,指的是杀彩衣神?”

“区区一个彩衣神算什么?”

荒天冷瞥张若尘一眼,将血绝战戟重新插在地上,双手左右摊开,道:“看好了!”

刹那间,张若尘眼前大变,木槿树、墓碑、神庙……所有景象,全部消失。

世界一分为二,一半是漆黑无边的虚无死寂,一半是绿树红花,生机勃勃。

荒天站在一生一死两座世界之间,身体石化,呈黑白两色,面目狰狞,渗人至极。

张若尘清晰感知到,黑暗虚无的死亡世界中,死亡之道规则数之不尽,相互扭缠,任何生命进入其中,都会瞬间毙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