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九十一章 跳出生死外,不在五行中(2 / 2)

加入书签

张若尘道:“有可能吗?”

“没有任何可能性,至少目前来看,不存在这种可能性。”荒天道。

张若尘道:“……”

“但人始终在变化,道亦是在变,未来会如何,谁又猜得透呢?不过,你的潜力,的确堪称古今仅见,未来大有可期。”荒天脸上,罕见的露出笑容。

他道:“说一些现实的问题吧!你之所以,每画出一道生命规则,都会自动诞生出大量细小的死亡规则。乃是因为,生死始终并存。”

“死亡本来就是因为生命而诞生。”

“这个世间,本来是混沌一片,是因为生命出现,所以死亡才跟着出现。而且,死亡比生命更强大,规则更多。”

“正是如此,世间一切都不能永恒,都会死亡。古往今来无数追求长生不死的修士,都已失败告终,因为他们无法与天地间的死亡规则抗衡。”

张若尘道:“这座天地间的死亡规则,远多于生命规则。可是,我已经跳脱了出去,为何不能决定无极圆圈中的生死规则数量?”

“因为,你是以这片天地为师,所画的生命规则,都是临摹而来。所以,这片天地是什么样子,你也就只能是什么样子。”荒天道。

张若尘悟性极高,道:“我明白了!只要我的无极圆圈中,生命规则强过死亡规则,我体内的生命之火,就能彻底稳定下来。”

“理论上是这样。但,以你现在的精神力,离创造生命规则,还差得远。你不学习天地,怎么勾画生命规则?”荒天抛出问题,引导张若尘去悟。

张若尘道:“那我,接下来,便将所有精力,都放到研究生命之道上。”

“你错了!死亡规则是你的敌人不假,但这个敌人强大无比,你不了解敌人,如何能够战胜它?”荒天道。

张若尘道:“好吧,的确是我错了,生死密不可分。”

片刻后。

“我想到了!生命规则是从九大恒古之道的光明之道中衍化出来,我得去研究光明之道。研究光明之道,又得研究黑暗之道,因为光明和暗黑亦是密不可分。”张若尘道。

荒天道:“孺子可教也!你能掌控,你所说的无极圆圈吗?或者说,你能将无极圆圈,收入体内吗?”

张若尘睁开双眼,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能。”

荒天道:“那你要走的路,还很远。”

张若尘抬起双手,生命规则和死亡规则在双手之间流动,道:“大神可将生命奥义和死亡奥义收回去了!”

“万分之一而已,自己留着吧!有奥义相助,你对生命和死亡,可以悟得更快。”荒天道。

张若尘的心,猛然触动。

万分之一的生命奥义和死亡奥义,看似不多,但,对补天境的神灵而言,却依旧算是数量巨大。即便是嫡传弟子,都不一定会赐予。

张若尘和荒天不过是萍水相逢,没有任何更深的关系,对方却能赐予他奥义,是因为他的天资高?

不。

天资太高,应该直接杀死才对。

必然是因为白卿儿,也因为血绝战神曾说张若尘能够阻止量劫。

无论是儿女之情,还是天下众生,都值得他选择栽培张若尘。

接下来的几天,张若尘开启日晷,花费数年时间修复阴遁九阵,和参悟生死,勾画生命规则。

这段时间,相继有神灵来到赤黄色戈壁的边缘查探,都匆匆退走,无人敢闯入其中。

终于,星空中,彩衣神的星魂神座暗淡下去,代表一座强界的界尊,一位绝世大神陨落,必然会在地狱界和天庭掀起轩然风暴。

荒天站在木槿树下。

就在彩衣神陨落的瞬间,他感应到了夺天神皇的位置,睁开一双炽热的虎目,道:“他在星桓天的太阳上!张若尘,我要出发了!实话告诉你,这一战,大概率都是同归于尽的结局,你是否要与我一同前往?”

荒天早已给张若尘讲过,想要更好的悟生死,一定要进入他的神境世界,去观他和夺天神皇这一战。

没有告诉张若尘为什么。

只告诉张若尘,他若死,张若尘也会死。

张若尘将阴遁九阵彻底修复,叮嘱阿吉在这里看守,这才向荒天走了过去,笑了笑:“你们这种层次的交锋,我本该离得越远越好。但,谁叫我很想听你的故事呢?”

“有你这句话,斩了夺天神皇,他的光明奥义就是你的了!但,在此之前,你得以张若尘的身份,跟我去第一神女城走一遭,让星桓天的修士确信,杀彩衣神的是血绝战神,去杀夺天神皇的也是血绝战神。”荒天道。

张若尘倒也没有拒绝,反而取出一根腰带,道:“有了它,或许会更好一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