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直到走远了之后,齐昆仑才随手弹出一颗很古旧的长钉来。

“这是什么?”秦牧蓉看到之后,不由皱眉,很是不解,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的异物。

“棺钉。”齐昆仑淡淡地说道。

“你手里怎么会有棺钉......难道说?!”秦牧蓉一惊。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有人在他家里布了风水阵法,这棺钉就是阵眼。这颗棺钉,应该是出自一些绝户穴当中,常年被阴气滋润,所以带有很浓的阴煞。这样的棺钉,放在卧室里,都能对人造成很大的影响,更何况是布置在风水阵法当中,那伤害自然不言而喻了。”

“真是可怕啊......没想到最高首领的家里,竟然悄无声息被人布置下了这种东西。如果不是你及时发现,长此以往的话,身体恐怕会出问题,到时候查也查不出什么来。”秦牧蓉冷冷道。

“不错,布置这个阵法的人手段非常之高明,甚至是参照了两人的生辰八字来布阵。如果有外人进入宅邸,风水阵法就会停止运作,以防被我们这类的高手察觉到不对劲的磁场。而我们一旦离开,阴煞就会再次滋生,侵害身体。”齐昆仑眼中也有寒光闪烁着,“若非我而今突破了新的境界,以心灵入无间,对磁场更加敏感,恐怕到死也无法发现这枚棺钉的存在了。”

棺钉是用来钉棺材的东西,本身就不吉利,更何况这枚棺钉是在古墓当中放置多年,长年以来,侵染了不知道多少死气、阴煞,用来布置如此风水阵法,其危害是不容小觑的。

秦牧蓉说道:“难怪我走入宅邸当中,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舒服。他的宅邸,所有布置,都符合易学风水奥妙,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福地。”

齐昆仑说道:“这应当是龙脉派之人动的手,也只有他们有这个能力在最高首领的宅邸当中埋下这样一枚棺钉,而且布置出如此高明的阵法来。”

“好在现在龙脉派已经被你肃清,不用太过担心了。”秦牧蓉说道。

龙脉派跟肇氏走得很近,朝中的一些反对派也跟肇氏有所勾连,甚至,一些人本身就是为肇氏所卖命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